加载中 ...

东方金钰又收监管工作函!猪年首封问询函仍未回复 拟接盘方中国蓝田身份成谜

2019-02-12 17:29:04

【财联社】(研究员 朱洁琰)2月12日,东方金钰(600086.SH)又收到上交所下发的监管工作函,就公司控制权转让相关事项明确监管要求。2月10日晚间,上交所就已针对该事项向东方金钰下发猪年首封问询函,并要求上市公司在2月12日之前回复。东方金钰今日未予以回复,并发布关于延期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值得注意的是,东方金钰今日仍旧延续上一交易日强势封涨停,实现两连板。

东方金钰在2月1日晚间公告,公司实控人赵宁及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100%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转让完成后,中国蓝田将成为上市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

这则在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发布的公告,引起了监管层的关注。这中间很大的一个原因或许是东方金钰的拟接盘方中国蓝田与造假退市的蓝田股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上交所在问询函中便一再追问中国蓝田的身份。

两个蓝田究竟是何关系?

根据东方金钰此前公告,中国蓝田于1989年3月6日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前身为“中国农业物资供销总公司”,1998年1月变更为现名,目前注册资本4亿元,性质为全民所有制企业,投资人为农业部。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农展馆南里11号,法定代表人瞿兆玉。关键的是,瞿兆玉正是蓝田股份原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

蓝田股份于1996年上市,曾被誉为“农业第一股”,并在上市后创造了业绩神话。2001年,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所研究员刘姝威一篇600字的短文《应立即停止对蓝田股份发放贷款》揭开了蓝田股份财务造假的真相,蓝田神话被戳穿,上市公司最终也以退市作为收场。

关于二者的关系,蓝田股份曾称,中国蓝田总公司与蓝田股份不存在控制关系,二者之间的关系是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兼职。但是,中国蓝田总公司却表示,蓝田股份是其核心企业。

那么,中国蓝田和蓝田股份究竟是什么关系,到底谁在撒谎?

刘姝威在2002年发表《蓝田之谜》,文中作者研究推理得出的结论是“中国蓝田(集团)总公司的湖北洪湖30万亩水产品种植、养殖和绿色食品加工基地就是蓝田股份的生产基地;中国蓝田(集团)总公司的其他五个生产基地不能为其提供净收入和现金流量;中国蓝田总公司没有净收入来源,不能创造充足的现金流量以便维持正常的经营活动和保证按时偿还银行贷款的本金和利息;蓝田股份的现金流量流向中国蓝田(集团)总公司;蓝田股份已经成为中国蓝田总公司的提款机。”

按照刘姝威的说法,除了瞿兆玉这一纽带,蓝田股份曾经还是中国蓝田的提款机。

对于两个蓝田之间扑朔迷离的关系,上交所也在问询函中进行追问:瞿兆玉与中国蓝田总公司和已退市公司蓝田股份的关系,其是否存在被列为失信人或其他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中国蓝田是否存在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

此外,上交所还要求东方金钰、赵宁以及中国蓝田明确说明中国蓝田的实际控制人和股东构成情况,并提供有效的工商登记证明文件;中国蓝田为“农业部主管的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具体含义,目前中国蓝田与农业农村部的关系;中国蓝田本次股权收购是否需要取得相关国资及主管部门批准;本次收购中中国蓝田的决策程序。

除了拟接盘方中国蓝田的身份成谜,东方金钰自身早已陷入多米诺骨牌式的困局。

业绩预亏债务缠身 董事长辞职

近期,东方金钰发布多个公告,涉及2018年年度业绩预计大幅亏损、已被债权人申请债务司法重整、董事长辞职等事项。

1月31日,东方金钰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预亏公告》称,“公司业绩预计亏损9亿元到11亿元”,同时称“公司2018年度因债务逾期未归还对公司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业绩预亏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亏损,主要原因是债务金额较大产生的利息费用较多;以及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同日,东方金钰还发布《关于被债权人申请债务司法重整的公告》称,“2019年1月30日,公司收到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通知。通知称,债权人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为由,向法院申请对公司进行债务司法重整。法院已于2019年1月29日接收了申请资料,并以(2019)破申60号为案号进行了立案。”

根据上市公司在2018年7月25日发布的《关于债务到期未能清偿的公告》,东方金钰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债务共计9.16亿元。

东方金钰的债务危机还被传导至债市。1月22日,联合评级将上市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由“BB”下调至“B”,将其发行的“17金钰债”的债项信用等级由“BB”下调至“B”,并将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移出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展望调整为“负面”。

公司正处风雨飘摇之际,却传来董事长辞职的消息。2月2日,东方金钰发布《关于董事长辞职的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长赵宁先生的书面辞职报告,赵宁先生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同时辞去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财务审计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主要系由于去杠杆等金融政策调整和公司重大经营决策失误等原因,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形成2018年公司净利润较大亏损。”

内忧外患下,东方金钰在2月11日进行风险提示称,目前正就上交所问询之公司控股权拟发生变更事项进行核实,尚存在不确定性,也不排除因交易对方决策和审批程序不通过导致不能完成变更的可能性。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指出,公司易主事项能否成行对于当前的东方金钰来讲非常重要,若最终失败,对于东方金钰而言将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123.com.cn,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财联社

发表文章:4111

24小时财经通讯社,受众定位于证券领域投资者,专注于中国证券市场动态的分析、报道,走的是“快速、精准、专业”的路线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