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艾肯格林:中美贸易战的未来走向

2018-04-15 20:34 来源:第一财经

近期各国经济学家最常被问到的问题可能是:“贸易战是否已经开打了?”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用“是”或“否”就能回答的问题。与打仗不同,各国政府都并未发表任何声明来宣示敌对行动的正式爆发。而关税这东西其实有史以来都不断基于各种缘由——不管是好是坏——而起起落落。

即便是基于某些坏的理由,加关税也并不一定会引起别国报复。例如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就曾在1971年宣布全面征收10%进口附加费,虽说此举违反关税和贸易总协定(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和美国法律,但却并未招致报复。

当然事件总会有失控的时候。中国已经明确表示会回应美国的行为,从而提升了特朗普这位反复无常的美国领导人将事件升级的风险。由于中国对其早先行动的反应,特朗普在4月5日威胁要对另外价值10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商品加征额外关税,这表明这一威胁正在升级。

但即便如此,我们仍然有理由寄望理智会占上风。首先,特朗普被迫改变了他之前的一些行动。他免除了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加拿大、欧盟、墨西哥和韩国的钢铁和铝的关税,尽可能减少了对这些国家以及利用这类金属的本国行业的影响。外国政府和国内企业都对最初的全面关税提出了反对,股票市场也是如此,通过这种负面反馈,市场将在一定程度上对特朗普总统施加适度的影响。

其次,中国迄今为止的反应都经过仔细拿捏,每次应对都基本跟美国行动的广度相对应。面对美国的挑衅,做少了会被认为是示弱,而多了则会被视作危险的升级。

事实上,中国决策者有着更广泛的动机。由于中国的出口占GDP的比率高于美国,因此它更关心要如何去维护全球贸易体系;通过避免升级,中国也避免了去危害这一体系。它通过向世界贸易组织(WTO)申诉的方式将自己定义为自由和开放贸易的支持者。它展现了自身对多边体系的建设性领导作用。

然后是比较棘手的部分。4月3日特朗普政府宣布打算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出口产品额外加征关税。显然,这些贸易行为比那些影响中国那30亿美元铝和钢铁出口的行为要严重得多,也更危险。

讽刺之处在于美国对这些知识产权问题的关注是合理的。但这些担忧和中国的报复都不会为美国赢得任何同情,因为美国政府这一最新行动是紧接着其所谓国家安全理由之下的钢铁和铝关税后出台的。这种对关税工具的连串和鲁莽使用,会导致观察员们将那些合理的忧虑视为假新闻。

那么还有可能去避免最坏的状况吗?政府提议的500亿美元关税最快可以在60天的意见征询期结束时生效。这会给外国政府、企业和股市留出时间来组织反击。

有见及此,特朗普政府可以选择细化其知识产权政策,就像它对钢铁和铝的差异性措施那样。它可以量身定制其处理知识产权纠纷的行为,而非强制执行大幅度关税。它可以利用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去拒绝中国公司对某些美国拥有宝贵知识产权的特定行业进行投标。它可以通过WTO去发起投诉。那些质疑政府是否有意走这条路线的人应该注意到,事实上,它确实在3月份向WTO提交了一份对某些中国技术许可行为的投诉。

中国应该保持冷静并稳扎稳打。但当美国采取以WTO为基础的方式来处理一些合理的关切时——例如放宽其合资规则并加强其知识产权保护,中国也应当表达其解决问题的意愿。而对于那些仍然抱着希望的人来说,好消息是美国和中国依然保持着沟通。

(作者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版权:辛迪加)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责任编辑:KS002

贸易战经济学关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云掌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