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蔡洪平:四大产业驱动国民经济发展 有亿万元以上需求

2018-01-13 12:18 来源:凤凰财经

汉德工业4.0基金创始人、原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投行执行主席蔡洪平

凤凰网财经讯 2018中国制造论坛:全球制造业变局下的新产业革命1月13日-1月14日在佛山召开,论坛上,汉德工业4.0基金创始人、原德意志银行亚太区投行执行主席蔡洪平发表观点称,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真正驱动国民经济发展的,有四大块,第一大块是机器人,第二块是电动车,第三块是新材料,从石墨烯、锂电池、三元正极材料等等,他表示,这些都是亿万元以上的需求,目前机器人速度有多快,从2016年到2019年的统计是将以15%的速度增长,机器人的普及率非常快,中国占了全还的1/3市场

中国的机器人2013年到2019年将以30%多的速度发展,目前在工业行业里面找不到这么快的速度,但空间更大,西方机器人化的普及率指的是一万个人里面有多少台机器人,中国很低,韩国最高,目前一万个人里面有400台,我们的比例只有几十台,表上看的很清楚,非常低,德国、日本、韩国都非常高,一万人机器人台数都在400-600之间,我们目前不到50台,这个空间非常大。

以下是蔡洪平发言的相关实录:

张燕冬:非常感谢!下面我问一下蔡老师,蔡老师对国内、国际的青年都比较了解,而且是汉德工业4.0基金创始人,刚才一位是国家工信部的,一位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跟政府的政策层面有点相关,您可能更多的是站在市场的角度,您对全球的趋势怎么看?您觉得在这种变化过程当中,中国到底存在哪些问题?

蔡洪平:很荣幸,在五年前我在德意志银行的时候,我在汉诺威见证和参加了德国工业4.0的发布,后来我又创立了一个目前德国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的促进基金,叫汉德资本。我们主要工作的功能是主要投资在德意区一些先进的隐形冠军和中小企业,然后帮助中国产业升级,是一个桥梁模型,也非常恭喜佛山美的收购了库卡,这是在过去两年国际收购史上很大的一件事,也使得佛山的制造业有了库卡这样一个国际平台,又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这是一个大的趋势。

我曾经说过在第四次工业革命到来的时候,要改变一些策略,把原来的自力更生改成自强不息,国际资源整合。所谓第四次工业革命里面很大一块的机会,我说话比较实在,跟佛山的工业人说说心里话,我们炒作的太多,我们看看哪些产业是真正驱动国民经济发展的,在我看来有四大块,第一大块是机器人,第二块是电动车,第三块是新材料,从石墨烯、锂电池、三元正极材料等等,我前面说的是亿万元以上的需求,是正儿八经的,目前机器人速度有多快,从2016年到2019年的统计是将以15%的速度增长,机器人的普及率非常快,中国占了全还的1/3市场。

中国的机器人2013年到2019年将以30%多的速度发展,目前在工业行业里面找不到这么快的速度,但空间更大,西方机器人化的普及率指的是一万个人里面有多少台机器人,中国很低,韩国最高,目前一万个人里面有400台,我们的比例只有几十台,表上看的很清楚,非常低,德国、日本、韩国都非常高,一万人机器人台数都在400-600之间,我们目前不到50台,这个空间非常大。

刚才蔡昉院长讲的非常好,我们现在产业升级要从人口红利的发展变成技术红利发展,我认为制造业方面唯一的发展途径是机器人化,我曾经说过一句话第三次工业革命是把人变成机器,第四次工业革命是把机器变成人,问题在哪里?

机器人分三类,一类是传统自动化里面的一个抓手、喷漆、电焊,它就是自动化的一部分,这是一类机器人,大部分是生产线上的机器人,我们国家主要的企业都在攻这一类,但是我想告诉大家,非常有挑战的,或者担心的是,这类老的工业机器人,我们国家几乎在低端徘徊,核心三大部件,它与老的工业机器人机械化是靠力学和齿轮之间的推动来运作的,机械算法要非常高,一台机器人100块钱,35块钱是减速器,我们没有,今天全被日本人垄断和德国,将近25%块钱是伺服马达和控制系统,我们也没有,第三块是末端抓手,特别是精细末端受,我们也没有,目前国内几个大的机器人都是本体、组装、软件,大部分机器人公司都是做系统集成的,大约五六十个工程师做拼装,这块真不容易,现在有江苏的正康出来了,有美的出来做减速器,可是你做出来没有人认你,因为它要认证,中国目前机器人30%的增长速度,我想告诉大家85%都是库卡和美的,好在库卡被美国收购了,但是ABB、UR就在大规模地往前走,只要我们的减速器做出来之后,马上日本和德国就降价,一降价就弄得你没法生存,毛利35%以上,你做出来,他马上一压,你就跟不上,这是目前低端机器人我们比较忧虑的事。

也不是说没有出路,我们还有两类机器人是中国有很大市场的,我们要从人机协作机器人开始考虑,这个人机协作机器人,目前很大一块是不太依赖于减速器的,它是靠智能的、传感、网络、数据的,这点中国人有巨大的优势,接着是服务机器人,是B2C的,家庭扫地机器人做的非常好,以后老龄化非常大,服务机器人靠智能化、传感,我们大酉空间所在,目前我们实行的弯道超车是传统生产线上不要跟人家打了,我们主攻3C、电脑、手机、医药包装,这块需要人机协作机器人,我想我们国家有机会,特别是深圳的企业,包括佛山的企业都在攻,我们也在这个领域跟大家一起奋斗、一起做。

接着还有一个大的事就是服务机器人,服务机器人从日本等等开始,都没有做起来,什么道理,不是技术,他们那里没有巨大的应用市场,这点中国是得天独厚的一个优势,我们投了UB机器人,它就是一个很小的智能机器人,加上有科大迅飞,有声音的传感,我们有腾讯,马上5G时代要到了,我们零部件供应非常充足,中国可能在人机协作机器人和服务机器人上面起到更大的作用。

我再说的透一点,服务机器人和人机协作机器人,倒过来说可能是人工智能的末端执行器,我曾经说过一句狂言,我说十年以后中国人可能是工作三天,休息四天,这天一定会到来,因为人工智能一出来之后,加上银行家、律师、诊断医生都没了,我觉得人工智能是来替代白领的,工业机器人这块是替代蓝领的,他们说人干什么?人可以娱乐,可以创造,可以做各种有意义的事,我觉得我们的出路应该在这块,有很大的机会,不要跟老的竞争,咱们直接弯道超车,我认为有很大的机会。谢谢!

张燕冬:非常感谢!蔡老师的意思是说咱们的自主创新能力还是不够强的,但是你也看到了我们的优势,强调了在尤其两个领域你认为中国是有很大潜能的。

本文来源:凤凰财经责任编辑:KS002

基金银行投行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云掌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