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开工两年环评仍未通过 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生不逢时?

2016-01-30 02:14 来源:云掌财经

2016年伊始,一则环保部发布的《关于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审批权限的复函》,引发煤化工行业关注。函件指出,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包括年产300万吨的煤制甲醇装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将由环保部直接审批。  环评手续已经成为煤化工产业最
2016年伊始,一则环保部发布的《关于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审批权限的复函》,引发煤化工行业关注。函件指出,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包括年产300万吨的煤制甲醇装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将由环保部直接审批。

环评手续已经成为煤化工产业最难跨越的门槛。

2016年伊始,一则环保部发布的《关于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审批权限的复函》,引发煤化工行业关注。函件指出,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包括年产300万吨的煤制甲醇装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将由环保部直接审批。

对此,陕西省环保厅方面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由于环保部对于原来的环境影响评价建设目录在2015年做了部分调整,按照新的规定,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理应归属环保部审批。

该人士亦称,国家发改委曾在2013年发布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发改产业[2011]635号)规定,禁止建设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甲醇项目。这也意味着,未来所有的煤化工项目都将由环保部直接审批。

那么,对于已经在2014年4月开工的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是否能够在2016年获得环保部的审批手续以及该项目在环保方面的投资占比等问题,截至本报发稿,并没有得到华电方面的回应。

项目开工环评缺失

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曾被誉为世界首个煤制芳烃示范项目,如今开工已近两年。

根据本报记者从榆林市发改委人士处获得的消息,华电煤制芳烃示范项目规划较早,但是却迟迟未能开工建设,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长期无法获得国家层面的相关手续。

该人士表示,华电榆横煤制芳烃示范项目起初计划总投资达285亿元,建设年产300万吨甲醇以及年产100万吨芳烃装置,并且分期进行建成,项目投产后,年销售将达348亿元。

然而,原计划在2011年就动工建设的项目,由于审批手续以及资金等原因,开工时间被一拖再拖。直到2014年4月18日,在陕北能源化工基地重点项目集中开工仪式上才被宣布正式开工。

但相比此前规划略有变动,除了建设300万吨甲醇装置之外,原来100万吨甲醇装置增加至120万吨,同时还增加了160万吨PTA装置和60万吨PET装置。项目总投资额度也由原来计划的285亿元,增加至330.6亿元。

其中,一期工程建设年产120万吨煤制甲醇装置、60万吨甲醇制芳烃装置、50万吨芳烃联合装置、80万吨PTA装置及配套公用工程、辅助工程,总投资151.91亿元。

截至目前,该项目一期工程基本上已经完成,并且已经建成一条专用铁路运输线。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备受华电以及地方政府关注的项目开工近两年,却仍未获得环评手续。

环保部的理由是:根据《环境保护部审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的建设项目目录(2015年本)》(环境保护部公告2015年第17号)等有关规定,年产超过100万吨的煤制甲醇项目由我部直接审批。

但陕西省环保厅方面向记者表示,环保部上收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环保审批权限,并不是因为该项目环评存在问题,而是环保部在2015年对原来的环评建设目录做了部分调整,因此,按照100万吨以上由环保直接审批的规定,华电项目上归环保部审批。

按照国家发改委曾在2013年发布的《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发改产业[2011]635号)规定,禁止建设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煤制甲醇项目。这也就意味着,未来所有的煤化工项目都将由环保部直接审批,煤化工环保审批也将越发收紧。上述人士如是表示。

一些知情人士称,华电煤制芳烃项目在建设之初,陕西省方面事实上是给予了一部分环评手续的,但眼下看,环保部既然公开表示华电项目的环评审批归环保部直管,则意味陕西省此前出具的相关环评手续是无效的。

“少数地方政府为了GDP发展,力推企业”上电杆“,类似越权审批的现象在内蒙古、新疆、宁夏等一些少数民族地区更普遍,据我们了解,江苏、浙江的一些大型企业乃至内蒙古的伊泰集团等行业巨头都有诸多煤化工项目折戟沉沙,其根本原因就是环评缺失。”采访中,某环境观察机构负责人姚先生直指地方政府GDP冲动,诱使诸多煤化工企业泥足深陷,无法自拔。

煤制芳烃“蛋糕”诱人

虽然发改委多次对于煤化工项目审批有所收紧,也屡屡提高其准入门槛,要求禁止建设年产100万吨及以下的煤制甲醇等煤化工项目,但是对于煤制芳烃项目,国家发改委却从来没有提出明确要求,既不鼓励,也没有进行限制。

金银岛一位煤化工分析师向记者表示,芳烃是重要的化工原料,其下游产品广泛用于高端合成材料、有机原料及各种中间体的制造,由于芳烃主要来自含芳烃量高的石脑油重整,原料比较短缺;而我国的芳烃主要依存进口,近年来进口量超过1000万吨。

因此,华电榆横煤制芳烃项目如果能够顺利投产,不仅可以降低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还可以消化过剩的甲醇,具有明显优势。

华电煤业集团董事长丁焕德曾经算过一笔账:一个百万吨芳烃项目可以实现24亿元产值,芳烃可以进一步转化为高附加值的下游产品,对相关产业的带动可实现至少1300亿元产值。

丁焕德说:“在西部煤炭富裕区域建设煤制芳烃项目,将煤炭资源转化为芳烃,并进一步转化为高附加值的下游产品,从而形成芳烃产业链,既可以承接芳烃产业的转移,又可以带动西部产业结构升级。”

遗憾的是,华电却没有能够在石油价格高位时赶上煤制芳烃这块“蛋糕”。

据了解,华电相对于神华、大唐算是比较晚进入煤化工领域的,在后者已经开始兜售煤化工产品了,华电却仍然在为相关审批手续奔走。

据记者掌握的信息,华电在榆林地区除了榆横煤基芳烃项目,还配套了多个煤矿项目,但是这些煤矿项目在手续方面大多存在瑕疵。其中华电小纪汗煤矿在2015年8月份就曾经因为在环保手续上缺失,被环保部点名批评,责令停产整改。

除了配套煤矿拖其后腿之外,资金链吃紧也是制约项目发展的另一个原因。一位熟悉该项目建设进程的人士表示,煤化工的主要资金来源有两方面:一方面为自筹资金,一方面为银行贷款,但是由于华电榆横煤基芳烃项目在审批手续上的瑕疵,银行贷款较为困难,影响了其建设进度,这也错失了煤制芳烃高油价时的优势。

煤制芳烃和所有的煤化工产品一样,受油价影响很大,当国际油价在60美元/桶及以上水平时,煤制芳烃路线具有成本优势,且随着油价走高成本优势更加突出。相反,国际油价越低,其优势也就随之减弱,当国际油价低于30美元/桶,不仅仅没有优势而言,可能难脱投产及亏损的命运。上述金银岛分析师如是表示。

此外,就煤制芳烃的技术路径看,其不仅是我国继煤制烯烃、煤制天然气、煤制油等新型煤化工项目之后的第五大产品,也是石油化工“十二五”发展指南中重点推广的技术。

“煤制芳烃的主要原料是甲醇,煤制甲醇资源在陕北非常富集,具有明显的资源优势。”前述知情人士称,芳烃与烯烃不同,中国的芳烃需求缺口极大,特别是二甲苯芳烃(PX),因此,华电煤制芳烃项目前景广阔。他亦指出,由于煤制芳烃技术在全世界都是空白,因此,华电煤制芳烃项目最终能够成功,仍与华电煤制芳烃研发团队放大产能之后,技术上是否能够连贯密不可分。

而就煤制芳烃抗击低油价的风险抵御能力看,眼下,PX价格伴随国际油价已然跌入低谷,但同比煤制烯烃价格,煤制芳烃或在40美元甚至更低的国际油价水平之下,仍能获得稳定收益。

“每吨煤制芳烃消耗甲醇约3吨,眼下西北甲醇现货每吨约1300~1400元,换言之,每吨煤制芳烃的甲醇成本仅为4000元左右,匡算人工、财务等其他三项费用约1000元,而PX市场价格目前为5800~6000元,利润空间仍然可见。”该人士称。

本文来源:云掌财经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