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油价暴跌引发的卢布惨案

2016-01-30 10:01 来源:云掌财经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由于卢布对美元的持续贬值,以及因乌克兰危机所引发的制裁已经让俄罗斯民众的资产大幅缩水。而与库巴科夫一样对于卢布贬值“麻木”的还有俄罗斯政府。

1月21日上午9点,安德烈·库巴科夫和往常一样走在上班的路上,突然手机推送了一条新闻,“卢布对美元再次跌破80关口。”虽然新闻很让人震惊,但是库巴科夫对此却已经“无感”。


“2014年年底,卢布对美元第一次跌破80关口时,我在零下20多度的天气里在外汇兑换点门口排了两个多小时的队,将手中的卢布换成了美元。但是现在这个消息对我来说已经失去了价值,因为我已经没有什么积蓄可以再换成美元了。”库巴科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由于卢布对美元的持续贬值,以及因乌克兰危机所引发的制裁已经让俄罗斯民众的资产大幅缩水。而与库巴科夫一样对于卢布贬值“麻木”的还有俄罗斯政府。


1月21日当天,俄罗斯央行行长纳比乌琳娜虽然临时取消了她的达沃斯之行,但她并没有采取和一年多前卢布首次跌破80关口一样的措施——连夜加息650个基点,她只是召集俄罗斯银行业者举行了会议,商讨如何鼓励向企业家和家庭提供贷款。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尚无威胁金融稳定的风险出现,无需干预。


在纳比乌琳娜的“无视”下,当天卢布对美元再次创下历史最低纪录,跌至85.99。“很显然莫斯科方面正在放任卢布贬值。”德国商业银行分析师卢茨·克罗维茨表示。然而在这种放任态度背后更多隐藏的却有可能是俄罗斯对于卢布贬值的无奈与无力。


油价暴跌祸端


卢布汇率取决于三个重要因素:石油价格、资本外流速度和俄罗斯央行的外汇储备额度。而在这三个原因中,又以石油价格对卢布的影响最大。


在俄罗斯,能源出口占据了该国出口总额的60%,占到了俄罗斯GDP的三分之一,而且还是俄罗斯外汇储备的主要来源。过去一年内石油价格的腰斩已经大大减少了俄罗斯政府的财政收入,迫使其不得不动用稳定基金来偿还外债。而当国际油价较俄罗斯政府的“心理价格”——80美元每桶——跌去约三分之二后,卢布汇率更是“风声鹤唳”。


1月21日引发卢布对美元汇率跌至历史新低的正是13年来首次跌破28美元每桶的国际油价。两者的相关性已经高达77.18,接近历史高位。正是在国际油价的不断下探中,2016年开年以来卢布对美元已经贬值了近20%,成为了新兴市场中表现最差的货币。


而面对这场由油价下跌引发的汇率贬值惨案,俄罗斯央行却陷入到了一个连环套一样的陷阱中动弹不得。


为了阻止卢布贬值,俄罗斯央行应该加息,而为了向因卢布贬值引发恐慌的市场和家庭提供贷款,央行又必须降息。换句话说,为了应对已经高达15%的通胀率,俄罗斯央行应该履行自己的使命进行加息,而为了缓解油价下跌而导致的俄罗斯经济萎缩,央行却又不得不降息给予刺激。


与此同时,卢布贬值可以帮助俄罗斯出口更多的石油换取外汇,但是卢布贬值又让深陷制裁中的俄罗斯进口商品价格更为昂贵。


除了左右为难之外,另一个让俄罗斯央行丧失行动力的原因则是“囊中羞涩”。俄罗斯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俄罗斯拥有368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这只是账面数字,除去流动性较差的大约450亿美元黄金储备和为了偿债和贸易往来所必须留存的美元外,可以真正动用的储备大约只有2000亿美元。如果以俄罗斯当前消耗外储的速度计算,这些资金大概只能支持18-24个月。鉴于2014年花费了外储的26%来支持卢布却最终铩羽而归的经验,此次俄罗斯央行已经不敢再轻举妄动。


在尚未厘清究竟防通胀、保增长、稳汇率哪一个才是自己的首要任务之前,在尚未储备有足够弹药、能够发起致命一击之前,面对卢布的贬值,俄罗斯央行最好的选择似乎就是保持沉默。


出路在哪里?


为了将自己尽快拉出泥潭,摆脱目前的复杂局势,俄罗斯加快了自己转向东方的速度。


“中国是我们的伙伴,我们的盟友,我们和中国人有着良好的关系,但不幸的是,众所周知,他们遇到了问题,他们的增长率这一阵子都很不理想。”1月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参加“全俄人民阵线”跨地区论坛全体会议时表示,“由于这一点,再加上全球经济的低迷,就影响到了原油价格。”


虽然在普京看来,中国经济下滑成为了国际油价下跌,导致俄罗斯经济随之疲软的重要原因,但是这也从另一个侧面进一步验证了俄罗斯对于中国的高依存度。就在普京发出上述感慨当天,中国海关数据显示,在2015年的5月、9月、11月和12月俄罗斯先后4次超越沙特成为了中国最大的原油供应国。虽然在最终数据上俄罗斯还是排在了沙特之后,成为了中国原油的第二大供应国,但是2015年中国从俄罗斯进口原油增长了28%至4243万吨。


“2015年是俄罗斯向东转的一年,也正是在这一年里与中国的关系具备了更高的定位,而在2016年,两国或许会将努力方向放在如何将这种高定位转换为高价值。”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东方学研究中心主任阿列克谢·马斯洛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在马斯洛夫看来,石油只是中俄经济交往的媒介,而在2016年凭借着这一媒介,两国将会在更深层面展开合作,“例如在金融领域、农产品、服务业等方面”。


1月初,俄罗斯财政部长西卢安诺夫曾表示,俄罗斯在今年发行外债时将关注亚洲市场,并准备通过发行人民币债券融资。


由于受到西方制裁,俄罗斯的债券发行渠道已经变得非常狭窄,因此俄罗斯2016年计划发行的债券中大约会有近10亿美元为人民币计价的主权债券。“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发行人民币计价的主权债券,一方面将有利于推动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从而削弱美元在全球市场的支配地位;另一方面,此举将为俄罗斯银行和企业开辟一条对外融资的新渠道。”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股份公司资本市场部主管丹尼斯·舒拉科夫表示,该银行正在为人民币计价债券的发行提供市场预测。


其实从2014年以来,俄罗斯的几家银行就已经在中国香港发行过了人民币计价债券。如果此次债券发行最终实现,那么这将是俄罗斯第一次发行以人民币计价的主权债券。“中俄双方或许可以用这笔资金来支付双方的共同贸易账单,这样不仅能加大双边的贸易额,还会扩宽双方合作的深度和广度。”马斯洛夫说。


本文来源:云掌财经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