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美联储再加息或在6月 缓解中国资本外流压力

2016-01-30 01:34 来源:云掌财经

2016年隐含4次加息,普遍预计再次加息的时间点最早会出现在3月的会议上。  1月26日至27日,美联储召开了FOMC议息会议,这是美联储2015年12月开启近十年来首次加息后的第一次会议,备受市场关注。会议结果如外界普遍预期,美联储1月会
2016年隐含4次加息,普遍预计再次加息的时间点最早会出现在3月的会议上。

1月26日至27日,美联储召开了FOMC议息会议,这是美联储2015年12月开启近十年来首次加息后的第一次会议,备受市场关注。会议结果如外界普遍预期,美联储1月会议维持利率不变,维持联邦基金利率于0.25%~0.50%区间。

不过,本次会议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对通胀和金融市场的描述偏鸽派:一是肯定了就业市场强劲改善;二是指出短期通胀由于能源价格进一步下滑而处于低位,但维持中期通胀仍将迈向目标水平2%判断;三是增加了将密切关注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措辞。消息公布后,市场迅速作出反应:美股震荡后下跌、美元回落、黄金价格涨幅扩大至1%。

美联储再次加息或在6月

根据美联储2015年12月的点阵图,2016年隐含4次加息,普遍预计再次加息的时间点最早会出现在3月的会议上。但最近出现的美国经济自身疲软以及全球金融市场动荡(标普500跌20%与原油跌破30美元/桶等),因此市场对美联储在3月份再次启动加息的预期降低。

“预计美联储3月份会议之前市场风险偏好难有大幅改善。若金融市场动荡持续至2月中旬,则3月份加息可能性不大。”光大证券有宏观分析师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称。

因而,多数受访人士预计美联储再次加息可能在6月份。“我觉得美联储6月份第二次加息的概率更大。”国金证券大类资产配置策略资深分析师徐阳对记者称,“人民币贬值其实已经限制了美联储加息的可能,因为两者对提振美元指数的效果相同,也同样会引发资本大量从新兴市场外逃,并且产生通缩,甚至通缩危机。”

“欧洲央行表示3月份要进一步宽松,这就限制了美联储3月加息的可能性,因为如果同时在3月采取的货币政策背道而驰,这对于美元指数的提振效果也将是同等显著。”徐阳进一步解释称。

银河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也持类似看法,“在缺乏显示经济强劲复苏的指标情况下,美联储加息仍然十分艰难,加息预期不断降温。就美国的经济形势,甚至可能推迟至6 月。”

因为在他看来,当前美国经济仍然存在美元走强、全球需求疲软、商业扩张速度由于库存较高而减缓、能源企业削减开支等负面因素影响。而就业市场的健康表现,一定程度上抵消了上述的负面影响。近期公布的零售销售数据意外走低,工业和出口也趋于疲软,预示着美国2015 年第四季度经济可能显著放缓。

数据显示,美国2015年12 月新屋开工总数年化114.9 万户,前值117.3 万户,预测值120 万户。美国2015年12 月新屋开工年化环比下降2.5%,前值上升10.5%,预测值上升1.9%,意外下挫。同时,美国2015年12 月营建许可总数123.2万户,前值128.9 万户,预测值120 万户,12 月营建许可环比下降3.9%,前值上升11%,降幅低于预期值6.4%。美国2015年12 月新屋开工总数年化和12 月营建许可总数纷纷表现不及前值,这也增加了投资者对美国经济健康状况的担忧。

尽管就业数据表明美国经济并没有失去动力,但全球经济的负面影响对制造业和矿业部门确实产生了冲击,这体现在GDP数据,尤其是商业投资、库存和净贸易方面。最近的进展不太可能缓解通胀下行风险的担忧,一些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成员在12月加息时已经表达担忧情绪。这意味着他们将很难在短期内达成再次加息的共识,因此,美联储在6月货币政策会议前不会加息。easy-forex易信总部中国区副首席交易官朱文灏发给记者的分析也称。

记者注意到,受能源价格大幅下跌影响,美国12月CPI环比下滑0.1%,同比增0.7%,低于预期;而12月核心CPI环比增0.1%,同比由前月的2%升至2.1%,符合预期。在这位受访人士看来,核心通胀基本保持平稳,这令美联储加息的迫切性也不高。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记者称,“根据摩根士丹利美国经济研究团队测算,目前美国金融条件的收缩的效果大致相当于美联储加息4次。换而言之,如果美国和全球金融市场按照目前情况进一步恶化,那美联储在年内加息的概率会继续下降。”

但他同时指出,需要指出的是全球金融市场的变化远比实体经济要快,因此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因此他们依然维持年内美联储3次加息,并最早一次会在6月的会议上做出决定的预测。

暂不加息有助缓解资本外流压力

“如果1月和3月美联储都不加息,则会给人民币贬值带来喘息的机会,有强美元引发的资本外逃将会暂时弱化。”徐阳对记者称。

2015年8月11日“新汇改”之后,人民币贬值压力增强,同时我国资本流出压力也加大。来自光大证券用“残差法”估算数据显示,在2015年8月到12月这5个月里,我国热钱流出量约为4.5万亿元人民币,规模远超过去。(“残差法”即热钱=储备变化-储备估值调整-贸易顺差-FDI).

“鉴于本次会议措辞偏鸽派,新兴市场货币贬值的压力能略有缓解。”上述光大证券分析师也称,但更多则取决于自身经济基本面能否改善。

此前有市场人士提出一次性贬值和资本管制的建议。对此,章俊认为,这些建议都是治标不治本。美联储现在已经进入加息周期,虽然因为美国自身和全球经济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劲,但这最多只会推迟加息,而不会改变轨迹。

他认为,转向参考和盯住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形成机制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这种重大的改变需要和市场充分地沟通来管理预期,例如美联储在2015年12月做出加息决定之前的预期管理和市场沟通就长达2年多的时间。

他还表示,“我们之前说美联储首次加息之后的3~6个月时间是调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最好时间窗口期。目前来看,这个窗口延续的时间更多的是指向6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为中国汇率政策形成机制的调整提供了更多时间。”

此次议息会议偏鸽派声明令美元承压。美联储发布鸽派声明之后,欧元获得支撑,美元回落,扶助欧元/美元延伸涨势至1.0912,但未能维持在1.0900上方。

有受访人士称,美元指数很可能在二季度某个时点见顶。上述光大证券分析师认为,美元指数一季度末可能仍有上冲动力,因为3月10日欧央行宽松预期与3月15~16日美联储会议预期的分化可能再度推升美元汇率。若能平稳度过二季度,则下半年随着欧美货币政策分化预期减弱、及非美经济的恢复,美元指数上行动力可能减弱。也就是说,美元指数很可能在二季度某个时点见顶。

本文来源:云掌财经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