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韩国女性就业被歧视:受教育水平高就业率却极低

2019-02-11 18:33:32 来源:网易

中金网汇信APP讯 : 面试官看向了坐在他面前的23岁女孩。这女孩并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印象,但他之所以这样,和女孩的简历无关。

emic.jpg

“女生不适合干销售。”他告诉她说,“作为一个女孩,你为何想在这行里工作呢?”

听闻此言,女孩十分震惊,但并没有多少意外。因担心职业前途而要求匿名的她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在另外一家韩国公司进行群面时,她曾被问及计划何时结婚何时生孩子,而另外两名男性求职者只被问了些与工作相关的简单问题。

“我感到被羞辱和背叛,就像被玻璃天花板的碎片划伤一样。”她说道。

有同样感受的,不只她一个。

女性就业上的差距

据CNN报道,仍在上大学的学生金素晶(音译,Kim So-jung)也十分了解这种感受。她说,在一次应聘兼职文员工作的面试中,负责招聘的经理告诉她,“不戴眼镜的女孩看起来要好很多。”并问她是否在谈恋爱,还告诫她要多化妆才能看起来更为“专业”。

当她问及,化妆和工作有何关联时,对方则抱怨她太“直言不讳”。最终金素晶未被录取。

随着韩国开始反思其根深蒂固的男权文化,越来越多的女性敢于讲出她们在招聘求职以及职业生涯中所面临的歧视问题,即便现如今韩国的司法体系仍在努力赶上,并追究相关公司的责任。

2018年,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6个成员国中,在女性就业方面韩国排在第30位,尽管在25岁至34岁的女性群体中,该国的高等教育水平是最高的。而世界经济论坛最近一份关于全球性别差距的报告中,149个国家里韩国排到115位,男女在工资平等和劳动收入方面存在很大差距。

政治领域尤其不平等。据世界银行报告显示,韩国议会中女性仅持有17%的议员席位。

韩国梨花法学院劳动法教授朴桂顺(Park Kwi-cheon)对此表示,“韩国女性虽然有着很高的教育水平,但其就业率却非常低,所以大家能发现,招聘中歧视女性的现象仍在许多层面继续存在。”

歧视程度令人震惊

朴桂顺称,近期几起指控韩国公司性别歧视的案件,均能说明该问题“在我们的社会中仍十分普遍。”这些法律案件暴露了韩国国内一些大企业内部令人震惊的歧视程度。

韩国最大的三家银行一—KB国民银行、韩国韩亚银行和新韩银行——均被发现将女性求职者除名,操纵应聘者及格分数,从而排除女性求职者,偏向招聘男性。起诉者表示,以新韩银行为例,2016年求职成功的男性职员和女性职员的比例为3:1.

三家银行均拒绝对此进行回应。

在另外一起被告上韩国最高法院的案例中,韩国天然气安全公社(KGS)的首席执行官(CEO)朴基曈(Park Ki-dong),被发现在2015年和2016年间,曾多次指导人事部经理操纵共计31名应聘者的分数,8名通过考试的女性应聘者被拒之门外,而换上了分数更低的男性求职者。

最高法院称,“朴基曈认为,女性在野外工作时其能力素质远远低于男性,因此不适合让她们来做各种类型的工作。”

KGS的一名代表表示,公司已经联系了所有8名受到不公平对待的女性求职者,并雇佣了其中3位仍有意愿继续加入该公司的女性。KGS还表示,公司已经将所有参与招聘中歧视女性的经理开除。

轻微惩罚

在男权文化的视野下,男性和女性被期待扮演各自的角色,尤其是在养育儿女的问题上。

KGS的CEO朴基曈曾在法庭上辩解称,将女性排除在外是因为“她们如若休产假,将会持续性影响公司生意。”

招聘公司Incruit2017年做的一份调查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女性称,她们在面试时都会被问及何时结婚,何时计划生孩子。根据韩国法律,如果女性职员因为结婚、怀孕或生孩子而被开除,相关责任人将面临5年监禁或最高2.65万美元的罚款。

“我们的社会充斥着对男女性别角色的刻板印象,男人负责养家糊口,而女人则只能养育儿女和做家务。”妇女劳动法支持中心主席崔敏静(Choi Mi-jin)说道,“这也是招聘中为何性别歧视仍如此被广泛接受和继续实行的原因。”

即便有企业被发现存在性别歧视,他们所受到的惩罚也只不过是小小的警告。

譬如,当韩国KB国民银行被发现违规取消112名女性应聘者的资格时,法院仅对其作出罚款4000美元(约合2.7万人民币)的惩罚。

朴桂顺教授对此表示,如此微不足道的惩罚力度只会鼓励企业们任意而为,“只要付出一点点罚款,就可以做任何其想做的事。”

更多障碍

求职中遭遇歧视的女性,在寻求诉讼时往往也面临诸多困难。

虽然韩国政府有两个部门负责调查性别歧视这一问题——国家人权委员会与就业和劳工部——但只有后者有执法权限。

朴桂顺教授称,即便受害者发起诉讼,也很难完全证明性别歧视的存在。“人力资源部大多数文件是不会公开的,因此能获取的作为证据的数据也非常有限。”

“因为缺乏证据,有许多案件的诉讼被驳回,涉事的公司被判无罪或受到轻判。”许多女性往往也会避免将事件公布于众,担心一旦公开诉讼会被报复或者未来更难找到工作。

选择匿名的23岁女生称,她没有起诉那家公司,因为她听说那些曾直言不讳的女性,“要么被降职,要么就被分配到不好的工作岗位。”她说,“即便我抱怨,也不会有任何作用。相反,我会被人认为很奇怪。”

朴桂顺称,虽然法律禁止惩罚那些直言不讳的人,“但在许多案例中,这些人会被标为问题员工,不能担任重要职位,或者在公司内被欺凌。”

就业和劳工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打击雇佣歧视方面,他们一直在“加强和扩大努力”,“然而,由于时间较短,还不能立即看到这些效果。”

缓慢进展

尽管面临诸多障碍,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说出她们的经历,并迫使政府采取行动。这是韩国对男权社会更为广泛反思的一部分体现。

自去年夏天起,韩国的国有企业均被要求必须记录求职者的性别比例,银行必须公开他们的招聘数据,以确保他们没有歧视女性。

据韩国女性家族部(The Ministry of Gender Equality and Family)表示,有关“招聘中性别平等”的新准则目前正在做最后确定,在今年下半年以前将会分发给私营企业。

去年,韩国的相关立法人员曾提出一项草案,要求对招聘中性别歧视的公司加重处罚,如今,该草案已经提至委员会阶段。如果获得通过,针对此问题的罚金标准将提高至2.7万美元(18.2万人民币),也将允许法官最高可判5年监禁。

虽然政策的改变十分重要,但朴桂顺教授认为,社会观念的改变才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法律层面固然需要改变,但我认为社会上所有人达成一种共识,改变社会观念更为重要。”

那位23岁的女生对此则不太乐观。“我觉得韩国的社会观念不会轻易改变,人们的潜意识是很难改变的。”

金素晶对此表示认同。她说,年轻一代上升至管理层可负责招聘时,这种态度可能会有所改变,但她经常对此感到绝望。

“我经常想着到国外求学,或者到国外找到一份工作,那样我就可以从这一切中解脱出来。”金素晶说,“但我这样是不负责的…….我只是想逃避这个问题,并没有试图改变让之变得更好。”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123.com.cn,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