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投融资改革要搬掉两只“拦路虎”

2016-07-19 09:54 来源:云掌财经

民营资本固定资产投资跌幅过大,人们很容易从融资难上找原因,可央行上周公布的上半年金融数据,并不支持从这个角度分析。上半年信贷增幅为13.7%,狭义货币增幅高达2...
民营资本固定资产投资跌幅过大,人们很容易从融资难上找原因,可央行上周公布的上半年金融数据,并不支持从这个角度分析。上半年信贷增幅为13.7%,狭义货币增幅高达24.6%,社会可融资规模已逼近10万亿。可见当下的货币市场中,并非项目等钱,而是钱在等项目。

民营资本固定资产投资跌幅过大,人们很容易从融资难上找原因,可央行上周公布的上半年金融数据,并不支持从这个角度分析。上半年信贷增幅为13.7%,狭义货币增幅高达24.6%,社会可融资规模已逼近10万亿。可见当下的货币市场中,并非项目等钱,而是钱在等项目。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简称《意见》)昨天发布。《意见》提出,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建立完善企业自主决策、融资渠道畅通,职能转变到位、政府行为规范,宏观调控有效、法治保障健全的新型投融资体制。


固定资产投资尤其是生产性固定资产投资持续下挫,是当前稳增长的突出威胁。2016年之前的20余年,国内生产性固定资产投资年年有民营资本扛大旗,无论总占比还是同比年增幅,民营资本在资本投资总格局中都是领头羊。转折出现在去年第四季度,相对于同类国有和其它资本投资,民营资本固定资产投资开始掉头向下,今年一季度下跌幅度继续加大,整个上半年,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幅在10%左右,民营资本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幅仅为2.8%,其暴跌对稳增长的挑战可想而知。


民营资本固定资产投资跌幅过大,人们很容易从融资难上找原因,可央行上周公布的上半年金融数据,并不支持从这个角度分析。上半年信贷增幅为13.7%,狭义货币(市场可直接动用的流动性)增幅高达24.6%,社会可融资规模已逼近10万亿。这还未将巨量的民间地下借贷计算在内。这足以说明,当下的货币市场中,并非项目等钱,而是钱在等项目。


融资手续复杂且成本较高,确系当下制约民企扩大投资的一大阻碍,但在去产能、去杠杆背景下,对融资贵不能一概而论。去产能导致银行坏账率逐季蹿升,在普遍的生产过剩下,好项目越来越少,银行放贷越来越谨慎,其惯常做法自然是提高利率,并附加其它约束条件。眼下,企业申请信贷时,政策允许将应收账款、知识产权、专利等非实物资产用于抵押,可一旦信贷真出了问题,作为抵押物的知识产权、专利之类,债权银行又如何变现冲抵信贷坏账?市面上迄今缺乏通畅的变现市场和中介评估服务体系,如果有关方面和整个市场继续回避这类现实难题,企业向银行融资手续怎能不复杂,成本怎能不高?


政府投资和民营资本投资界线不清晰,被归结为民营资本投资积极性受挫的另一个原因。《意见》为此再次承诺,政府将抓紧发布民营资本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投资项目管理责任清单、投资项目管理权力清单等三张清单。眼下,要把民营资本引向真正该投的生产性领域,使其成为有效投资,还得由政府出面,扫除扩大投资的两只“拦路虎”。


一个是,政府要向民营投资者提供权威、靠谱、细分、可参考的行业市场饱和度免费信息服务。举个例子,手游行业目前极火,民营资本想进入,除产品内容将来要接受审查才能上市外,投资进入近乎于零门槛。假定张三有心进入,可他却无法从文化、工信等政府机构查询到手游行业目前的真实市场现状、投资规模等一系列可信的统计数据。市场上打着“大数据服务”旗号的行业分析报告不少,但投资者如果花高价购买了,对投资决策却往往有害无益。2010年以来,政府部门由审批为主向服务引导为主的改革进展有目共睹,但在为企业提供全面、可靠的行业信息服务方面,还有大量艰苦的工作要做。


另一个是,多数行业投资都已饱和,但公共用品供给和公共服务领域的PPP项目,却苦于民营资本不肯“入瓮”。各地发布的PPP项目投资总额已破10万亿元大关,然而,民营资本参与 PPP项目的特许经营法律,以及保障民营资本基本投资权益的专项法规仍付诸阙如。


贯彻中央《意见》以刺激民营资本投资,理论和现实都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必须同步提供信息服务和法制保障。必须搬掉两只阻碍投融资的“拦路虎”,贯彻《意见》才可能收事半功倍之效。


本文来源:云掌财经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