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黄益平:中国是汇率不操纵国 货币贬值不利于经济增长

2019-08-10 18:46:14 来源:新浪网   阅读量:4.13万

黄益平:中国是汇率不操纵国 货币贬值不利于经济增长

黄益平:中国是汇率不操纵国 货币贬值不利于经济增长

新浪财经讯 8月10日消息,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主办“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今日在伊春举行,本次论坛聚焦“金融开放与金融科技”。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发表演讲。

黄益平表示,在过去有相当一段时间人民币面临比较大贬值压力,我国的政策是避免过度的贬值而不是为了推动它的贬值,他认为,中国应该是一个汇率不操纵国,而不是一个汇率操纵国。

针对货币贬值有利于经济增长的问题,黄益平认为,这已经是非常过时的观点,因为那只是考虑了货币贬值对贸易渠道的影响,比较疲软的货币有助于扩大出口的竞争力,但对金融渠道的影响恰恰相反,如果货币贬值会导致更强的贬值的预期,推动更多的资本外流,其实是不利于经济增长,对中国如此,对美国更是如此。

以下是演讲实录:

黄益平:很高兴今天和大家做一个分享。我演讲的题目是“中国是汇率操纵国吗”。这个话题这周已经炒的有点过了,我简单分享几个看法。

第一,这一点确实有点无理取闹的意思,基本上是“说你操纵,你就操纵”,一般财政部按照美国国会的决定,是看三个指标来决定一个国家是不是货币操纵国。第一个是双边贸易失衡是不是200亿美金以上。第二,一个国家经常项目顺差,是不是超过GDP的2%。第三,这个国家的央行或者财政部每年在外汇市场上的干预是不是超过GDP的2%。按照这三个指标来说,我们过去几年都是在第一个指标上大概是符合的,所以中国在过去几年一直是列在观察名单上,就是说有一点点小问题,但没有到达操纵的地步。

即使是第一个指标,中国对美国双边贸易的逆差在相当程度上是全球产业链的一个结果。因为最重要的是,中国对世界的贸易平衡,基本上已经大概在接近零左右,也就是说我们不存在非常明显的失衡的问题,而且即便是最后这一个指标,我们对美国双边贸易的顺差其实最近也在大幅度的下降。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按照这样的标准判定中国说是汇率操纵国,我觉得不太讲道理。

我们的汇率体系,从2005年以来就是有管理的浮动,参照一揽子货币管理浮动,2005年以后都是缓步升值,到了2014年底2015年中之间发生了一些改变,2015年以后我们的货币出现了一些阶段性的贬值或者贬值的压力,确实是我们看到有一些变化,但核心我们的汇率政策体系是一个有管理的浮动。

我自己理解,央行对于外汇政策的操作,大概是三个方面比较重要的目标或者是三句话。

第一,扩大人民币汇率的弹性。第二,逐步走向由市场机制决定汇率水平。第三,保持汇率在均衡、合理水平上的相对稳定,在短期内尽量减少过度的波动。

从管理手段上来说也有几个方面,一是决定中间价的决定机制,二是确定汇率的日波动区间,三是买卖外汇,四是管理跨境资本流动。我们现在2005年以来一直延续的这样的一个体系。如果是我们看过去大概在2017年以来到现在的变化,基本上能看出来,实际上央行几乎很少直接在外汇市场上买卖外汇,也就说直接干预和操纵已经是比较少。

管理浮动,“管理”主要是通过“逆周期因子”,外汇管理体系和我们以前相比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甚至有的专家或者是官员也曾经提出,在过去大概这一年多两年的时间期间,我们其实几乎实现了接近清洁浮动。

我们看另外一个指标,汇率灵活性,从12个月平均汇率波动率来看,2010年年底,汇率波动率不断上升,到了2019年年初的时候,人民币波动率几乎跟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波动率非常接近,比如美元、日元和欧元。也就是说我们的灵活度其实现在已经是大幅度提高。在这样的背景下,我觉得说操纵汇率,似乎是有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而且我们从最近汇率的变化来看,其实我们有管理的时候,我自己的理解更多是为了减少短期过大的波动。在过去有相当一段时间人民币面临比较大贬值压力,我们有一些管理避免过度的贬值而不是为了推动它的贬值,所以在不久以前有一位美国官员在G20会上说,假如中国政府不再干预外汇市场以支持人民币汇率,我们就可能要认定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这听起来有一点,我觉得更应该说是,中国应该是一个汇率不操纵国,而不是一个汇率操纵国。他认为你有问题是因为你不再操纵,不阻止它,随着市场推动而贬值。更有意思的是,几个月以前IMF官员跟我说过一个情形,他说你们要考虑,就是其中的一种情形,有一天特朗普不高兴了,贸易战加剧,然后把人民币汇率给打下去,然后他反过来说,说你操纵汇率。这周末到上周初基本印证这位官员说的事情。一开始我们在贸易谈判过程当中他单方面说要再加10%的关税,这个一宣布,市场不稳定,大家感觉也可能出现一些新的变化,市场的信心下降,人民币面临新贬值压力,这样的背景下,他说中国在操纵人民币的汇率,这一点,我是觉得不是非常讲道理。

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意识到,我们过去一直有一个观念,我相信这是特朗普的观念,货币贬值对一个国家经济增长是有好处的,我们货币贬值是占了他的便宜,是为了得利,这是很过时的观念,我们一般认为人民币贬值对汇率有好处,你考虑是贸易渠道,比较疲软的货币有助于扩大出口的竞争力,所以对增长是有利的。但其实我们现在看到越来越多的国家资本项目变得越来越开放,资本流动多了以后,除了贸易渠道还有一个叫金融渠道。金融渠道的作用机制正好相反,如果货币贬值会导致更强的贬值的预期,推动更多的资本外流,其实是不利于经济增长。我们在2015年下半年的时候,大家看到货币在贬值的时候,净资本流入明显减少,原因就在于大家持有人民币的意愿会下降,钱都愿意往外走,这对增长是不利的,我们有很多实证研究发现,在今天的中国金融渠道的作用已经远远超过了贸易渠道的作用。换句话说,即使人民银行认为一个弱人民币是有利,实际上对中国经济增长也不见得是有利的。我觉得这个规律大概是对的,对中国可如此,对美国更如此,所以我其实不是特别看好特朗普遏制美元的政策,因为美元对于资本市场对于服务业的依赖度远远超过中国。

最后简单说,大家应该怎么办?

第一,要对最坏的情形做一些预案,到底特朗普会做什么,我们要做一些分析判断,有一些防范,但是尽量避免主动去打大规模的金融战。尤其是前一段时间有不少专家提出来,我们应该主动大幅度的贬值,或者是主动的大幅度的抛售我们手上持有的美元,我自己看来这应该就是那种所谓的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策略,尽量不要走这样的路。

第二,我们过去一直说,我们应该尽快走向有管理的清洁浮动,我觉得也许应该在这样的环境下,加快走向有管理的清洁浮动的好处,可以增加政策的透明度,减少误解。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要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包括明年IMF要重新对SDR做评估。在这些背景下,我觉得进一步推动,对我们自己有好处,对于减少中国和世界之间的这种误解也有好处。

最后,我们尽量不要跟着特朗普的指挥棒起舞,我们还是要做自己的事情。归根到底我们40年来怎么实现高速增长,怎么样实现稳健增长,归根到底还是改革开放的事情,我觉得把主要的精力集中到下一步要做什么,有很多事情要做。总结起来有两条。第一条,在国内落实竞争中性。对外,全面开放的新格局,我们可以考虑优先对非美国世界加大我们的开放力度。尤其可以考虑的是在国际经济关系中主动放弃发展中国家地位,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确实应该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况且我们很快也就会变成一个高收入经济体。谢谢大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新浪 / 财经 / 金融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123.com.cn,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新浪网聚合

2.07万 文章
1.61亿 阅读

为全球用户24小时提供全面及时的中文资讯,内容覆盖国内外突发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