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2019 “最难”就业季:有毕业生想进体制 有人错把同学当成HR

2019-02-12 16:57:16

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出品

文|田牧 实习生谢静雯

编|彭彬

去年12月,教育部副部长林蕙青在2019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网络视频会议上透露,2019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834万人,再创新高。

在毕业人数再创新高的同时,以往招聘热门互联网行业,却出现了缩招,甚至出现了裁员。2019年国考,招录人数为14537个,比2018年下降近49%。本届国考参与考试人数与录用计划数比例约为63:1,为5年来最高。2019年,被舆论认为是“最难”就业季。

有报告显示,这届毕业生平均期望薪资8431元/月,对北京的期望薪酬更是飙到了12992元/月,引来一众网友议论。在求职关注城市方面,北上广依然高居前三位,杭州、成都、武汉等新一线城市的热度也在上升。某调查报告显示的大学生求职关注行业比例,互联网行业以25.72%的成绩高居榜首,比第二名金融行业高出近10%。

庞大的毕业生群体,高薪资期待,又遇上互联网公司裁员潮,这届毕业生的求职之路免不了多几分萧瑟寒意。本届毕业生的求职状况到底如何?凤凰网财经启阳路4号采访了5位应届毕业生,记录了他们的求职经历。

1、不进体制,就没有安全感似的

雨田

学校:中国政法大学

专业:法律硕士

籍贯:河南

去年9月份开始准备国考,有些积极的同学6月份就开始了。班里十二个男生,不考公务员的好像只有两个。整个研究生院这边考公务员的也不少,大大小小的自习室,走廊的自习区,全是准备公务员考试的。考公在我校是风气。

目前我参加的只有国考和京考,国考已成炮灰,京考报了某区法院,初试刚过,正准备复试。班里有位比较坚强的同学,从11月开始广东选调生、国考、京考、沪考全都去了,挺有韧性的。

生于一个十八线小县城的农村,家里主要的营生是收废品。小时候就知道下河捉鱼洗澡,哪想过什么人生艰难。2008年开始生意难做,家里亏了很多钱。高中时母亲出了意外,留下父亲、我和弟弟,家里像被抽掉了魂儿,雪上添霜。后来我考了一所985的本科,又念了中国政法的研究生,在老家算是读书很好的,也是父亲为数不多可以骄傲的事。

我没有很多同龄人优秀,没有富裕的原生家庭,更没有什么人脉资源,毕业了想留在北京,考公务员是最靠谱的方式吧,先拿到户口,再打算房子什么的。

一位前辈曾问我,家人对我考公务员是什么态度?当时我没明白过来,就说家人很支持。现在才知道人家是说公务员工资不算高,以后生活清苦,对于我这样出身的孩子,多挣钱对家里的改善会更直接。

父亲特别支持我考公务员。我爹有一次说:“你看咱县里当个警察就很厉害。”对底层的人来说,体制像隔着一层纱,富有魅力,里面的人像有特别的能力,区别于外面的人。再有钱、再厉害,不进体制,就没有安全感似的。好像只有做了公务员,才是有保障的、有面子的。

我自己也想做公务员。看《走向共和》的时候,很喜欢李鸿章,还有大明王朝里的海瑞,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个经世致用的人。

京考复试的压力也不小,目前接触到的复试辅导班,价格少则五六千,多则一两万,现在的我是肯定无力支付的。未来半年的路注定会不平坦,未来几十年的人生路应该会更辛苦,可还是得努力地活呀。

如果公考之路行不通,还是要先找北京的工作。之前面试了一家公司,有可能给户口,不过平台有点小。做律师吧,投的几个律所也没有回复的。我本科读的汉语言文学,修了市场营销的双学位,研究生又读法律。看起来学的挺多,但是也没有在哪方面能说是优秀。除了考公务员,我也不知道自己适合什么工作,能做什么工作。迷茫焦虑自然有,不过,迷茫的年轻人应该是大多数吧,同学里很多都是。

像我这样的农村青年,想留在北京,这个迁移过程必然会很痛苦,也要付出代价。不过,北京有这么多的就业机会、教育资源、医疗资源,甚至人与人之间那种陌生,于我而言更像是一种自由,它对我来说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天地,值得去追求。

2、第一次面试,我同学把当成了HR

黄鹦鹉

学校:山东大学(威海)

专业:测控

籍贯:云南

很多亲戚以为我上的是个三本,天地良心,高考分数为证我们学校是一本,虽然带了括号。

2018年8月末我就开始找工作了,班里44个人,找工作的差不多15个,其他的都保研或者考研了,还有个别考公务员的。

刚开始找工作也没什么规划,9月份校招宣讲会比较多,觉得不错的公司,又是和专业相关的岗位就投,前后投了差不多20多家简历,面试的至少15家。像济南的浪潮,还有华为、百度、海格通信(002465)什么的好多好多,后来慢慢地就觉得不想留北方,还是想回到南方去,父母也希望我离家越近越好。之后投的就是广东的企业了。

第一次去面试的时候,面的是华信光电,人家采用的是无领导小组面试的形式。我没怎么准备,穿着便服就去了,跟走错片场了一样。一起面试的一位同学,穿了正装,头发打理得很整齐,说话也一副大人模样,特别成熟稳重。我以为他是我们的面试官,然后有问题就问他。快结束的时候才发现,屋子旁边那几个是面试官,真是万分尴尬。

有了第一次面试的惨痛经历,回来我就上网找各种面试教程,边看边学。之后面试的越来越多,我都快麻木了。

我算是同学里找工作比较早的,9月底的时候,我们找工作的十几个里有八九个已经签了,我还是没人要,那几天超级郁闷,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很辣鸡。国庆节那几天,就跑去帮我老师做课题去了。呆在实验室里,每天完成一些事,就觉得很充实,又有点信心。

10月份还是悲惨的面试月,折折腾腾,到10月底的时候签了格力,当时上海通用也给了offer,但我想着可能还是格力这个岗位和专业更相关,就选了格力,算是有个着落了。

签完三方以后我就留在学校帮老师做课题了,明年的就写论文毕业,学生时光不多了。

3、再违约我爸可能会揍我

双羊:

学校:武警工程大学

专业:行政管理

籍贯:河南

我老家在开封,女朋友老家在济源,找工作时就想以后和她在一起,前前后后十几份简历投的都是郑州和济源的单位。

去年8月份就着手找工作,刚开始简历投了没人回复,还挺焦心的。最后面试的有五六家,每次都要从西安跑回河南面试,幸亏离得不远,大学的时候又常锻炼,来回奔波身体也不觉得多劳累。

本来签了一家单位,后来考虑这那边压力太大,我就违约了,爸妈帮我赔了一万块钱违约金。

后来老爸又陪我来济源的农行面试,现在已经签了三方,实习快一个月了。实习期每个月3000块钱左右,基本上够现在的花销。

心里最想去的其实是建行,复试前几天刚结束,目前在等结果。如果建行和我情投意合,还是会去建行的,毕竟那个在郑州,待遇更好,以后发展的空间也大。

爸妈也知道我还在等建行,如果到时候真去建行,农行这边又得给人家赔一万块钱。父母当然会支持我的选择,但是我爸可能会揍我。

有一对儿开明支持我的父母真的挺幸福的,挨揍就挨揍吧。

4、我没有太多资源,只能靠自己

兰睿睿

学校:周口师范学院

专业:新闻学

籍贯:河南

2018年12月考完研后,跟同学一起找实习,12月25号到了北京。北京是媒体资源最多的的城市吧,所以就来了这儿。

刚开始找了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实习,试了几天不太合适。我本科是学新闻的,实习就想去媒体学写东西,那边的工作没有这个机会就放弃了。

后来又投了很多简历,跑了半个月才找到了现在的工作。现在在望京一家专业媒体实习。

实习工资一天90元。在昌平跟同学合租一间房,600块钱一个月不算贵。但是在外面一顿饭至少十多块,再加上每天来回的交通费,也存不下钱。

本来元旦前已经敲定一家媒体,那边老师说能保证这份实习,不过人力走流程要一周,让等通知。我等了一个星期也没回复,就在微博、公号、头条里搜HR相关的信息,跟博主私聊,人家说最好再去面试其他的,不能干等。我鼓起勇气给那边人力打电话,得到的回复是让先回家,等到之前的实习生都走了。那一瞬间气愤又失望,他们要找年后去实习的,结果提前这么久招,我在北京一天天等着很难受的。

家里有三个孩子,我是最小的女孩,经济压力不小,现在还算熬过来了。本身农村家庭出来,大学读的又是地方二本院校,上学时也没太多就业意识,大四前没有去媒体实习过。我没有太多资源,实习、未来就业只能靠自己。

我比较向往自由的状态。爸妈对我要求也不多,去外地就业没太多阻拦,他们觉得我有能力的话去哪里都可以。目前对收入的欲望不大,只想多学习,提高业务能力,未来可能会在北京待两年,然后再去其他城市看看。

5、北大Y同学:

本科毕业就工作,在我们学校很没面子的,没人愿意说。

(本文五位受访者姓名均为化名)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123.com.cn,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凤凰网

发表文章:1821

中国领先的综合门户网站,提供含文图音视频的全方位综合新闻资讯、深度访谈、观点评论、财经产品、互动应用、分享社区等服务,同时与凤凰无线、凤凰宽频形成三屏联动,为全球主流华人提供互联网、无线通信、电视网三网融合无缝衔接的新媒体优质体验。

最近内容